《素问篇》三十 阳明脉解

    黄帝问曰:足阳明之脉病,恶人与火,闻木音,则惕然而惊,钟鼓不为动,闻木音而惊,何也?愿闻其故。
  岐伯对曰:阳明者,胃脉也,胃者,土也,故闻木音而惊者,土恶木也。
  帝曰:善。其恶火何也?
  岐伯曰:阳明主肉,其脉血气盛,邪客之则热,热甚则恶火。
  帝曰:其恶人何也?
  岐伯曰:阳明厥则喘而惋,惋则恶人。
  帝曰:或喘而死者,或喘而生者,何也?
  岐伯曰:厥逆连脏则死,连经则生。
  帝曰:善。病甚则弃衣而走,登高而歌,或至不食数日,逾垣上屋,所上之处,皆非其素所能也,病反能者何也?
  岐伯曰:四支者,诸阳之本也。阳盛则四支实,实则能登高也。
  帝曰:其弃衣而走者何也?
  岐伯曰:热盛于身,故弃衣欲走也。
  帝曰:其妄言骂詈,不避亲踈而歌者,何也?
  岐伯曰:阳盛则使人妄言骂詈,不避亲踈,而不欲食,不欲食,故妄走也。


译文:
  黄帝问道:足阳明的经脉发生病变,恶见人与火,听到木器响动的声音就受惊,但听到敲打钟鼓的声音却不为惊动。为什麽听到木音就惊惕?我希望听听其中道理。
  岐伯说:足阳明是胃的经脉,属土。所以听到木音而惊惕,是因为土恶木克的缘故。
  黄帝道:好!那麽恶火是为什麽呢?
  岐伯说:足阳明经主肌肉,其经脉多血多气,外邪侵袭则发热,热甚则所以恶火。
  黄帝道:其恶人是何道理?
  岐伯说:足阳明经气上逆,则呼吸喘促,心中郁闷,所以不喜欢见人。
  黄帝道:有的阳明厥逆喘促而死,有的虽喘促而不死,这是为什麽呢?
  岐伯说:经气厥逆若累及于内脏,则病深重而死;若仅连及外在的经脉,则病轻浅可生。
  黄帝道:好!有的阳明病重之时,病人把衣服脱掉乱跑乱跳,登上高处狂叫唱歌,或者数日不进饮食,并能够越墙上屋,而所登上之处,都是其平素所不能的,有了病反能够上去,这是什麽原因?
  岐伯说:四肢是阳气的根本。阳气盛则四肢充实,所以能够登高。
  黄帝道:其不穿衣服而到处乱跑,是为什么?
  岐伯说:身热过于亢盛,所以不要穿衣服而到处乱跑。
  黄帝道:其胡言乱语骂人,不避亲疏而随便唱歌,是什麽道理?
  岐伯说:阳热亢盛而扰动心神,故使其神志失常,胡言乱语,斥骂别人,不避亲疏,并且不知道吃饭,所以便到处乱跑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本站古典小说为整理发布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7 澳门壹号赌场_澳门壹号赌场官网-澳门壹号注册 版权所有