卷十四 备梯第五十六

  禽滑厘子事子墨子三年,手足胼胝,面目黧黑,役身给使,不敢问欲。子墨子其哀之②,乃管酒块脯③,寄于大山,昧葇坐之④,以樵禽子。禽子再拜而叹。 

  子墨子曰:“亦何欲乎?”禽子再拜再拜曰:“敢问守道?” 

  子墨子曰:“姑亡,姑亡。古有其术者,内不亲民,外不约治,以少间众,以弱轻强,身死国亡,为天下笑。子其慎之,恐为身姜。” 

  禽子再拜顿首,愿遂问守道。曰:“敢问客众而勇,烟资吾池⑤,军卒并进,云梯既施,攻备已具,武士又多,争上吾城,为之奈何?” 

  子墨子曰:问云梯之守邪?云梯者重器也,其动移甚难。守为行城,杂楼相见,以环其中。以适广陕为度,环中藉幕,毋广其处。行城之法,高城二十尺,上加堞,广十尺,左右出巨各二十尺,高、广如行城之法。 

  为爵穴、煇鼠,施荅其外,机、冲、钱⑥、城,广与队等,杂其间以镌剑,持冲十人,执剑五人,皆以有力者。令案目者视适,以鼓发之,夹而射之,重而射⑦,披机藉之⑧,城上繁下矢、石、沙、炭以雨之⑨,薪火、水汤以济之,审赏行罚,以静为故,从之以急,毋使生虑。若此,则云梯之攻败矣。 

  守为行堞,堞高六尺而一等,施剑其面,以机发之,冲至则去之。不至则施之。 

  爵穴,三尺而一。 

  蒺藜投必遂而立,以车推引之。 

  裾城外⑩,去城十尺,裾厚十尺。伐裾⑾,小大尽本断之,以十尺为传⑿,离而深埋之,坚筑,毋使可拔。 

  二十步一杀,杀有一鬲,鬲厚十尺。杀有两门,门广五尺。裾门一,施浅埋,弗筑,令易拔。城希裾门而直桀⒀。 

  县火,四尺一钩樴。五步一灶,灶门有炉炭。令适人尽入,■火烧门,县火次之。出载而立,其广终队。两载之间一火,皆立而待鼓而然火,即具发之。适人除火而复攻,县火复下,适人甚病,故引兵而去,则令我死士左右出穴门击遗师,令贲士、主将皆听城鼓之音而出,又听城鼓之音而入。因素出兵施伏,夜半城上四面鼓噪,适人必或,有此必破军杀将。以白衣为服,以号相得,若此,则云梯之攻败矣。 


注释

  ①《备梯》是墨子研究城池防守战术的篇章之一。主要讲如何对付敌人以云梯攻城的战术方法。在此篇中,墨子指出守城的战术方法固然重要,但更重要的还是外交战略。
  ②“其”应作“甚”。
  ③“块”应作“槐”。
  ④“■”应作“茅”。
  ⑤“烟资”应作“堙茨”。
  ⑥“钱”应作“栈”。
  ⑦“射”字后疑漏一“之”字。
  ⑧“披”应作“技”。
  ⑨“炭”应作“灰”。
  ⑩“裾城外”三字前疑漏一“置”字。
  ⑾“伐裾”后疑漏“之法”。
  ⑿“传”应作“断”。
  ⒀“城”后漏一“上”字。 


译文

  禽滑厘事奉墨子三年,手脚都起了老茧,脸晒得黑黑的,干仆役的活听墨子使唤,却不敢问自己想要问的事。墨子先生对此感到十分怜悯,于是备了酒和干肉,来到泰山,垫些茅草坐在上面,用酒菜酬劳禽滑厘。禽子行了再拜礼之后,叹了口气。 

  墨子问他:“你有什么要问的吗?”禽滑厘又行了两次再拜礼,说道:“请问守城的方法。” 

  墨子回答说:“先不要问,先不要问。古代也曾有懂得守城方法的人,但对内不亲抚百姓,对外不缔结和平,自己兵力少却疏远兵力多的国家,自己力量弱却轻视强大的国家,结果送命亡国,被天下人耻笑。你对此可要慎重对待,弄不好,懂得了守城的办法反为身累。” 

  禽滑厘行再拜礼后又伏地叩头行稽首礼,希望能弄清防守的办法,说:“我还是冒昧地问问,如果攻城一方兵士众多又勇敢,堵塞了我方护城河,军士一齐进攻,攻城的云梯架起来了,进攻的武器已安排好,勇敢的士兵蜂涌而至,争先恐后爬上我方城墙,该如何对付呢?” 

  墨子回答说:你问的是对付云梯的防卫办法吗?云梯是笨重的攻城器械,移动十分困难。守城一方可以在城墙上筑起“行城”和“杂楼”,将自己环绕起来。行城和杂楼之间要保持适当的距离,两者之间的部分要拉上防护用的遮幕,因此距度不宜过宽。筑行城的方法是:行城高出原城墙二十尺,上面加上锯齿状的矫墙,这种矫墙称作“堞”,宽十尺,左右两边所编大木横出各二十尺,高度和宽度与行城相应。 

  矫墙下部开名叫“爵穴”、“■鼠”的小孔,孔外用东西遮挡起来。供投掷的技机,抵挡冲撞的冲撞车,供出外救援用的行栈,临时用的行城等器械,其排列的宽度应与敌人进攻的广度相等。各器械之间挟进持镌和持剑的士兵,其中掌冲车的十人,拿剑的五人,都应挑选力大的军士担任。用视力最好的兵士观察敌人,用鼓声发出抗击号令,或两边向敌人夹射,或重点集射一处,或借助技机向敌人掷械,从城上雨点般地将箭、砂石、灰土倾泄给城下之敌,加上往下投掷火把、倾倒滚烫的开水,同时赏罚严明,处事镇静,但又要当机立断,不致发生其他变故。象这样防守,云梯攻法就得被打败了。
 
  守城一方在“行城”上筑起临时用的矫墙“堞”,一律高六尺,在墙外安装剑,用机械发射,敌方的冲撞器来了就撤发射机,没来就使用它。 

  矫墙下部开的名叫“爵穴”的小洞,每三尺一个。“蒺藜投”一定要针对敌方进攻的范围摆放,用车推下城墙然后又用车再拉上来,以便反复使用。 

  在城外十尺远的地方安置断树,这称之为“置裾”。裾的厚度为十尺。采伐断树“裾”的方法是,无论大小,一律连根拔起,锯成十尺一段,间隔一段距离深埋于地中,一定要埋牢实,不能让它被拔出来。 

  城墙上每隔二十步设置一个“杀”,备有一个储放投掷物的“鬲”,鬲厚十尺。“杀”安有两个门,门宽五尺。裾也可设有门,不过要浅埋才成,不要埋牢实,要让它能容易被拔出来。城上对着裾门的地方放置“桀石”,以供投掷。

  城上悬挂有火具,叫悬火,每隔四尺设置一个挂火具的钩樴。五步设一口灶,灶门备有炉炭。让敌人全部进入就放火烧门,接着投掷悬火。排出的作战器具,根据敌人的进攻范围相应摆放。两个作战器械之间设置一个悬火,由一个兵士掌执,等待出去的鼓声。鼓声一响就点悬火,敌人接近随即投放。敌人如将悬火打灭,就再次投放不绝。如此反复多次,敌人必定疲惫不堪,因此就会领兵而去。敌人一旦退出,就命令敢死队从左右出穴门追击溃逃之敌,但勇士和主将务必依照城上的鼓声从城内出去或退入城内。再趁着反击时布置埋伏,半夜三更时城上四面击鼓呐喊,敌人必定惊疑失措,伏兵乘机能攻破敌军军营,擒杀敌军首领。不过要用白衣做军服,凭口令相互联络。如此一来,用云梯的攻城方法就失败了。

上一章 返回目录

小提示:按 回车[Enter]键 返回书目,按 ←键 返回上一页, 按 →键 进入下一页。



本站古典小说为整理发布,转载至本站只是为了宣传本书让更多读者欣赏。

Copyright © 2013-2017 澳门壹号赌场_澳门壹号赌场官网-澳门壹号注册 版权所有